第十三期

第十二期

第十一期

第十期

第九期

第八期

 
您的位置:寿山石杂志 > 石种介绍 > 正文

薄意浓情

2008-07-11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薄意浓情
   大道无极。大象无形。大爱无声。大美无言。看似虚拟的世界里,透着同一种诚笃的狡黠:举重若轻!古文论所言不著一字,尽得风流;中国画里的点到为止,乃至留白,其实都在努力叩访一种质实而空灵的境界。在寿山石雕艺里有种神妙技法,堪称举重若轻的精典注脚,那就是薄意。
新近有缘摩挲一种寿山石薄意作品《国花争艳图》,让我眼界又开。其载体,是新发现不久的寿山珍稀石种。这批称作鲎箕花坑的高山掘性独石,因血色涵泳、紫气氤氲而雅称“大红袍”。炎黄子孙对红色有特殊的倾情甚至敬畏,丹顶鹤所以尊贵,红灯笼所以喜气,五星旗所以神圣,中国印所以登奥。在“大红袍”所附着的中国无解的文化情结里,雕艺高手的睿眼肯定是读到了什么,比如生命写意,岁月留痕,春秋代序,日月参商。感觉季节从石上走过,云霓从石头漫过,于是有四时物语,不期而至。遣诸刀笔之端,便有灵石与灵性的相互碰撞,花事与心事的双重表达。
春之精灵曰牡丹,天之香,国之色,集于一身,雄睨三千粉黛。夏之精灵有风荷,邀蜻蜓,听雨声,每引佳人,误入藕花深处。秋之精灵是菊花,问沧桑,诉金甲,相知有蟹,都道战地黄花。冬之精灵称腊梅,一剪情,一段香,傲骨经霜雪,清气满乾坤。……
真水无香,与水至清则无鱼,其实是一个道理。大红袍石质里时见浮斑沁渍、浅沟暗痕,正好给大巧若拙的布局,游刃有余的刀功,提供了表现出的天地。在温润融通的曙色世界里,我们似可读到某种灵犀的高端逼近:其一是在审石设色与相机藏拙上重新探索的微妙抵达,其二是对多种物象接受同一影响色所派生效果的有机把握。所有心思与寄托、哲理与诗情,赋予原本可能无缘的一组灵石个案,却能表现出得如此沉潜淡定,浑然自然,让人怀疑不是天遣,也是地遗!(2008年5月于闽都骥斋)